如影随形

影子是一个会撒谎的精灵,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;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....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作家专区 >

母亲病逝,儿子费尽心机争遗产,却被一心料理

发布时间:2017-11-17 11:16编辑:大神浏览(193)

    李老太是一个独居母亲,老伴去的早,她从四十多岁就开始以捡破烂为生,至今已有二十多个年头,屋里屋外总是堆满了瓶瓶罐罐和废铁破纸。

    李老太虽说是独居,但她实际是有一双儿女的,小儿子李虎长达成人后,在城里讨了个媳妇,就住在了城里,一年到头也不会回老家几次,主要是嫌弃老母亲又脏又臭,到后来基本是处于放手不管的状态。

    大女儿李翠嫁给了隔壁村的一个小伙子,生了两个孩子,一家子都是普通的农民,靠卖苦力挣钱养家,日子过的比较寒酸,虽然李翠懂事孝顺,但基于公公婆婆身体也不是很好的现状,实在是无能力再把母亲接到身边赡养,每月只能给母亲背些油和米,再帮母亲洗洗刷刷,其他的真是有心无力。

    对于此,李老太心里很清楚,起初对儿子儿媳是颇有抱怨,但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,李老太渐渐对儿子儿媳彻底死心,自己也慢慢适应了一个人的生活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,李老太年事已高,身子骨是越来越差,在年关的时候生一场大病,女儿李翠全程陪在左右,可通知儿子回来看她,儿子却总说工作忙,没有时间,为此李老太心生郁结,没多久便撒手人寰。

    当儿子得知老母亲去世了,却是连夜带着媳妇赶了回来。他们当家的第一件事不是忙着料理母亲的后事,而是进屋在母亲的房间里翻箱倒柜,嘴里念叨着“母亲捡破烂二十多年,多多少少也存了不少钱”,可惜翻遍了每一个角落,也没有见到一分钱,气的直跺脚:“都说捡破烂的有钱,怎么到我母亲这,就屁都没有,捡了二十多年,到头来还要我贴钱给她办丧事。”

    想到姐姐李翠一直在照顾母亲,怀疑是不是姐姐私吞了母亲的遗产,于是跑过去质问。李翠在母亲死后,一直在尽心尽力料理母亲的后事,再加上弟弟在母亲还活着的时候表现的冷漠,更本不想搭理他这种无聊的问题,为此两家人差点大打出手,要不是村里人拉着就要闹笑话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最后,李老太的葬礼一切从简,入土为安后,李翠找到弟弟,毕竟他才是李家的传承,希望他能把父亲母亲的遗像带回家供着,说:“你不要再怀疑了,母亲临终时,没有给我任何钱,你是我们李家唯一的男丁,把二老的遗像带回去,好让他们有个归宿。”

    谁知一旁的弟媳脸色一变,叫道:“你什么意思?让我们带个死人照片放家找晦气,我告诉你不可能,你要是稀罕,你自己留着吧,我们是不会要的。”

    当天这两人就急匆匆赶回了城里,无奈之下,李翠只好把母亲和父亲遗像带回自己家,老公也是十分支持。

    回家后,李翠老公准备把遗像挂起来的时候,发现其中老父亲的相框背面有些鼓,似乎是有东西,两人打开一看,里面竟然是一张存折,一共有十万多的存款,上面还留了密码。

    看到存折,李翠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,她想起来母亲临终时曾嘱咐过她要把遗像带回家,由此看来,母亲一直记着她的好。

    命运安排,这份遗产最终还是按照老母亲的心愿落在孝顺女儿的手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