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影随形

影子是一个会撒谎的精灵,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;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....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全部作品 >

归来吧,雪儿!

发布时间:2017-12-06 10:48编辑:大神浏览(141)

    早冬拖着晚秋的影子走来,从天空释放着白雾弥漫在城镇街头,树木飘落着最后一批黄叶,散洒在路旁草丛沟坎溪流,花草失去往日风韵,无精打采枯萎起来。

            高亮清早走在医院的小道上,望着雾霾包裹着黄叶飞落,心情沮丧郁闷,愁苦难当,痴呆地站在一棵大树下不知去向,左右思索,留也不是,走了难舍,心爱的雪儿,为啥这般命运坎坷,老天为何这样无情,就在那一瞬间,就将我俩幸福的爱情推进漩涡,天啦,能否重给我俩伤口愈合,拽回到甜蜜的爱情。让我们走进幸福的生活……高亮面临清冷的寒风,望着医院住院部泪水汪汪。

            就在刚才不久,高亮被雪儿赶了出来。昨晚高亮守护着雪儿又一通屑,她刚做完截肢手术后,整天整夜昏睡着,一醒来就大哭大闹,高亮按照医生嘱托,要细心照护安慰着她。他望着身体极度虚弱,面色苍白的雪儿,心中十分自责难受。她睡在病床上似乎失去了知覚,以至父母已轮换照护她好几天几夜,她一点也不想知道,直到今天凌晨,她刚醒过来,剧烈地疼痛使她不知所措,望着自己的左胳膊没了,便又大哭大闹起来,无论高亮怎样安慰劝说都无济于事,看她那没完没了寻死寻活的痛苦,只好又叫来了医生,医生给注射了安眠药,她又才安静睡去。就这样反复折腾好几天了,望着雪儿那痛苦的表现,高亮紧紧握住她的右手,擦拭着她脸上的泪痕,心疼的泪水直往下掉。

           天刚发亮,雪儿又醒了,她看到扑在床边熟睡的男友,强忍疼痛,不想再次闹醒她,她知道,高亮为了她所付出的太多了,让他多睡会吧,当看到被截肢的左手,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又嘶声痛哭起来,那哭声悲切凄凉,邻床的病友也禁不住为她心疼惋惜,多么年青漂亮的姑娘呀,正处鲜花般的年龄,命运却如此悲伤。折磨着她死去活来,特别是那颗难承受的心痛。

           当护士长来给她换药时,她又大声哭叫着:我不想换药了,我要我的胳膊,你们赔我的胳膊,赔我的胳膊呀……高亮看到女朋友如此撕心裂肺,悔疚的泪水往外直涌,并搂住她的肩膀说:雪儿,别这样,慢慢会好起来的,听话,别难为护土了,以后我们什么都会有的……

           你给我走开,谁要你来的,我这样了你高兴了是吧?来看我笑话是吗?我成了残废你满意了吧?你走,走的愈远愈好,我以后不想再看见你,走!你走呀!雪儿大声怒斥着高亮,弄得高亮不知所措,似个木头桩子望着她发呆。

           这时,雪儿的妈妈来了,她见女儿似发疯般的难受,又不让护士换药,在稳住女儿情绪时,对高亮眨眨眼摇了下头,高亮才离开病房,毫无方向的走去。

            哎,如果那天会是这样,打死我也不会喊她过来玩呀,高亮为那次约会一直悔恨。

            那天是周末,高亮喊雪儿到体育馆来打羽毛球,这是他俩共同爱好。他俩都是省体育学院本科毕业生,在校期间,俩人志趣爱好相同,心心相印,各科成绩都是优等生,俩人在全省大学生运动会大赛中,高亮取得万米长跑第一名,百米短跑第一名;雪儿夺得个人羽毛球单打冠军,乒乓球季军,除此外,高亮爱好文学创作与音乐,雪儿爱好唱歌跳舞,俩人经常活跃在校庆节假日联会晚会上。

            那年学校举办五四青年全校田径运动会,雪儿报了3千米长跑,她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强项,只想看看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和耐能程度,在赛跑过程中,她一直处于领先位置,到最后一圈发起冲刺到终点时,眼看追上来的选手一个个超过了她,为了争夺名次,她顽强拼搏,眼看就要到终点时,她体力不支,一个趔趄扑在了地上,想使尽全力站起来,可还是倒了下去……

            高亮早就在终点迎接着她,见她摔倒,箭步上前拽扶她起来,只见她冷汗直流,脸色蜡黄,有气无力地靠在高亮肩上,汽车迅速将她送到了医院,医生进行及时救护和进行一系列检查,然后转入了普通病房。当她清醒过来,见到吊瓶点滴,看到高亮守护在她身边时,并问到:我这是怎么啦?怎么会跑到医院来呀?高亮说:没什么,医生说是过度疲劳,体力透支严重所致,输完两瓶液就好了。雪儿这才清醒的意思到,人是多么脆弱啊!当病痛困难来袭时,又远离家乡,不见父母,是多么孤独无助呀……想到这里,望着身旁温暖的同学高亮,不禁泪流满面,细声抽泣起来。高亮拍拍她的肩膀说:别难过,等一会就好了,以后就别那样拼了……雪儿一把拽住他的手,哭声愈来愈大,泪水愈来愈多……

            从此,俩人愈来愈亲近,校园的小径球场,图书室内,集训场地,前后的马路都留下了他俩欢乐的足迹,愉悦的笑声,无论是教室上课还是室外训练竞赛,你心中想着我,我心中牵挂你。每个周末,俩人约会玩的很晚。

            那个星期天,在繁华的街道中,高亮为她买了一副金手链,温情地戴在她手腕,她含情脉脉,始终不要,说不能接受这贵的礼物,同时她也知道他的良苦用心。她知道他家很富有,他爸爸是大老板,自己开的大公司遍及国内多个省市,但她心里知道,这样贵的礼物超过了同学关系,要是自己爹妈知道了就尴尬难受,她从内心是很喜欢羡慕高亮的,不仅人长的高大帅气,聪明伶俐,且成绩优异,智慧超人。自己家庭一般,母亲因病一直没有工作,仅靠爸爸的微薄工资供自己和弟弟上学,虽说弟弟放弃了大学不上,为减轻家里负担到堔圳打工去了,但妈妈的观念很难改变,非得要自己毕业了嫁给有钱人,还给自己物色了对象,他是一家服装公司老板,自己与他见过一次面后很反感,他眼里除了钱什么部没有。

           几年的大学生活,俩人从同班同学变成了恋人,毕业后双双又分到自己的城市工作,由于雪儿的坚持,不听妈妈介绍的男朋友,加之高亮的为人勤快,经常帮雪儿家干这干那,很快就得到了未来丈母娘的喜欢,一家人过的幸福美满。

           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祸不单行,就在那天周末,高亮叫雪儿到到体育馆来打羽毛球,当她骑着电动车前往时,在一拐弯处,被一辆小货车挂倒压住左胳膊,当场晕死在地血肉模糊,经医院抢救命是保住了,但永远失去了左手……

           使高亮想不通的是,从她到医院抢救那时起,就不分日夜的陪护在她身边,可为何非要赶自己离开她呢?当然,她悲痛的心情可以理解,好端端的的一个人,瞬间变成了这样,这残酷的现实打击太大了,谁也无法接受,问题是既然这样了,也要面对现实坚强地生活下去呀。医生也说过,好了以后接个假肢也很方便的,不会影响生活质量。哎,是否打击太大,心理上出了偏差,觉得自己变得丑陋,对生活爱情失去了信心呀,但无能怎样,自己不会放弃她,这好不容易得来的爱情那能说分就分呀……高亮想到这里,又不由自主的向病房走去。

            当他刚走到病房门口,就听到雪儿对妈的高声叫着:还要他在这干啥?让他看我笑话?你女儿都成这个样子了,难道还奢望别人来陪我一生,让他背一辈子负担包袱,你觉得这样公平吗?现在不赶他走,以后亏欠他的愈来愈多,你还得起吗?雪儿讲诉的泪水直淌,把自己压抑在心里话全泼在了妈妈身上。

           妈妈也不知怎样安慰着女儿,只有心疼的泪水,多漂亮的独生女儿呀,你怎么这样命苦哟,这个样子了为什么还要推开男朋友?无论怎样,这事也是他引起的呀,她望着的女儿正想要说什么?被女儿的那张沮丧的脸和刚才说的那番话给打住了。

           高亮在病房门外听到雪儿的那段话,心如刀绞,她原来是这样一种想法,不就是没了一只半截胳膊吗?难道比牢不可破的爱情重要吗?就是以后成家立业也没多大影响呀,怎么就轻易断定就为我带来一生的负担包袱呢?既使是那样,我也心甘情愿,有什么比爱更拥有的呢?高亮再也顾不上什么,一下冲到了雪儿面前。

            俩人面面相觑,四目相对,没有言语,只有沉默。片刻后,雪儿终于忍不住了,一股复杂的眼泪流入脸庞,并大声吼道:你回来干什么?我说过了,我的事以后不要你管了,与你没有任何关系,你走,立马离开,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!

            雪儿,你不能这样,不能这样自暴自弃了,振作起来,归来吧,回到我身边,我会一辈子爱你照顾好你的……高亮愈说愈激动,眼眶泪水漫溢,一下跪在了雪儿病床前。

           面对高亮的举动,雪儿亳不动容,面色如霜,相反激怒了她:你这是干什么?是要我死吗?快走!快给我滚出去……滚出去!

            妈妈见女儿如此激动,并拽起高亮,轻声叫他先走,高亮只有不甘情愿的走了。

           光阴流逝忘记了所有,按着规律季节交换着。春天又到了,大地嫩绿翠滴,百花绽放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清香。

           雪儿恢复了健康,虽说左手失去,但没有影响她立志的方向,追求的理想,她除了在电脑公司上班外,业条时间顽强地向老师学习,坚持文学创作,一年时间就创作出了多篇有影响的作品。短篇小说《爱的神话》在省内"文学征文创作"大赛中获一等奖,一举成为省内名人,接着又一篇小说刊登在《展望》杂志上,并参加全国"知名作家"征文中入围。一位知名导演读了她的小说并找到她,并根据她的原创改编成了三集电视剧《未来的日子》。

           和谐的春风轻飘荡漾,滴翠的树木迎风摇曳,点头欢畅,花草喜泪欲滴,妸娜多姿,百花绽放。雪儿满脸高兴,气色红润,洗漱梳妆,与妈妈告别:妈,我走了,起床迟了,要迟到了。说完似一股爽朗的春风走了。

           望着女儿活泼靓丽的背影,想到她经常提到在大学的生活,对高亮恋恋不忘的情景,有时还暗中伤感落泪,妈妈知道她心中的苦,虽表面不愿接受,但内心却积攒着与高亮深厚的情感。想到这里,妈妈又一次拨响了高亮的电话。高亮听完阿姨的叙述,喜出望外,一阵阵激动心潮澎湃,难以控制的情绪,竞然在电话里抽泣起来。他大声说到:阿姨,我下班就过来……

上一篇:短篇小说 | 老师

下一篇:压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