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影随形

影子是一个会撒谎的精灵,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;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....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全部作品 >

短篇小说 | 老师

发布时间:2017-11-29 16:06编辑:大神浏览(56)

     

    “呸,武馆的这群老东西,连剑都不肯教我,还自称什么老师!”少女气急败坏地一路小跑,跑出小巷直接跳进了农田里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        “哈哈哈小女娃子是想练剑,那我教你啊?”

        少女闻声抬头,远处的麦芒间有个邋遢的中年人,头发蓬松耷拉着显然是从来不打理的,蓄着老长的络腮胡子,衣服破破烂烂,唯独腰间的佩剑明晃晃的,有些耀眼。

        “你……”少女正要搭话,却被一个乡绅模样的男子一把拉走了。

        “去去去,小姑娘别整天打打杀杀的,回去好好读书!” 乡绅模样的男子低下头对少女说。

        “爹!武馆这群老东西为什么不肯教我练剑!”

        “什么老东西,叫老师!”男子面带愠色,训斥道,“还有,离那个老邋遢远点,街坊邻居都说他成天游手好闲,只知道讨酒喝,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。还装的很了得的样子佩一把剑,啧,也不瘆得慌。”

        少女听多了这些话,只当左耳进右耳出。但不知为何,那把明晃晃的剑总是出现在她的梦里。

     

        终于有一天少女忍不住了,跑到了那天见面的田地里。时值春季,天边飘着小小的雨丝,邋遢的中年人仍然在麦芒间晃晃悠悠,偶尔打开酒葫芦,抿一口酒。 

        “大叔,你真的可以教我练剑?”

        被称作大叔的男子闻声转过头来。 

        见男子并不说话,少女气急败坏地跺跺脚,“武馆的那群老家伙就是不肯教我练剑,父亲还说他们是老师,他们根本不是!”

        “那你觉得什么是老师?”那个邋遢的男人饶有兴致地看着少女,开口问道。

        少女愣了愣,道:“我觉得老师是很令人尊敬的,他们把知识传授给你,自己却不求分毫。”

        她扬手指了指天空,说:“天就是老师,它交给叔叔伯伯他们很多农耕道理,还让他们的庄稼不被渴死;地也是老师,它有无穷无尽的能量,却从不吝啬给予。”

        “你也是老师,因为你肯教我练剑,”少女顿了顿,抬头望向男人,用手接住了天边飘落的雨丝,“老师就好像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。”

        男人摘下帽子,鼓起掌来:“哈哈哈好一个春风化雨润物无声,以后每晚你就来这里,我来教你练剑!”说罢男人的剑出了鞘,旁边的一棵枯树应声倒塌,恍惚间,少女感觉自己看到了三把剑,带着一阵残影。

     

        田里的麦子熟了,少女的剑法也慢慢成熟起来,男人还是老样子,在田里晃晃悠悠,偶尔拿出酒葫芦,抿一口酒。

        一天夜里,少女正准备休息,突然听见远远地传来一阵马蹄声。过了一会儿,远处便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:“敌袭——”少女连忙翻身坐起,拿了床边的剑就飞奔出去。

        少女的父亲躲在家的窗户后面观望,看见了一个人影窜了出去,不禁恼怒地大声喊道:“你干什么!快给我回来!”见无人应答,他重重地敲了一下窗,“胡闹!”

        敌国入侵,战火四起,少女深知敌国的国王是个野心家,此番若是不反抗,最终可能是个被灭国的下场。

        她赶到巷尾的那片田地上,为首的人骑在马上,面目狰狞,披着亮眼的铠甲,他的副将跟在一旁,身后是黑压压的一片人马,少女的心沉到了谷底。

        大军压境。

        副将跳下马,拔出他的佩剑,面目狰狞地笑着走向一个妇女。

        “住手!”少女从后方跃出,拔出她的剑砍向副将,副将转而与她交锋,少女的剑很快,但她毕竟力量不够,交锋几回合后明显的落了下风。

        “哈哈哈哈哈受死吧!”副将猖狂地大笑着,似乎抓住少女的一个破绽。她努力地防守,但似乎已经无济于事。

     

        “我是这么教你的?”少女耳边忽的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,她猛的回头一看,不禁叫出声来:

        “老师!”

        男子面容还是有些邋遢,但眼里的锋芒大盛,他用剑挡住了副将的攻击,而后轻轻一挑,推开了副将。继而转向少女严肃地说:“剑,不是这么用的,看好。”

        一阵疾风掠影,副将的身体已然被切成三块摔在地上,男子举剑指着那个为首的人,冷冷地说:“为什么要来打扰我们?”

        “我刚刚,好像看到了三把剑…您……您是……”敌国的首领的手有些颤栗。还没等他说完,后面的军师大声喊道:“管你是谁,今天就是你们的灭国之日!”

        “闭嘴!”首领一个巴掌扇到军师的脸上,军师直接摔下了马,露出了一副恐惧而不解的表情。

        首领刻意压低了声音,但也没有掩饰住他的恐慌,“王八蛋!你刚刚一瞬间看见三把剑了吗?那是江湖第一剑仙的剑法,听说他云游四海,前阵子陛下用百城万银聘他为官他都不屑一顾,你要送死你去吧,我可不想死在这里。”军师脸上一阵抽搐,晕了过去。

        首领沉下气来,拱了拱手,道:“阁下可是剑仙大人?”

        “走吧,都回去吧。”男子挥了挥剑,同时挥走的还有一个国家的千军万马。

        “老师……你……”少女似乎还没有从先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。

        “既然在这不能当个游手好闲的人了,那我也是时候离开了,”男子将剑回鞘,和蔼地笑了笑,“你的剑法,还要练。”

        他顿了顿,又道:“哦,记得你说过的,春风化雨润物无声。”说罢,便不见了踪影。

     

        后来,小镇的麦子熟了一遍又一遍,那个邋遢的男人再也没有回来过,同样,敌国的铁骑再也没有敢涉足一次这个安宁的地方。

        再后来,江湖上传闻出了一个女剑客,剑法极快无人能比,甚至一瞬间敌人会看到三把剑同时出鞘,让其无处遁形。

        但听说这个女剑客与孩童特别和善,许多孩子都骄傲地说得到了她的真传,称她是个伟大的老师呢。

     

上一篇:邂逅忧伤

下一篇:归来吧,雪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