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影随形

影子是一个会撒谎的精灵,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;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....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全部作品 >

好马不回头

发布时间:2017-11-18 12:16编辑:大神浏览(192)

    在咖啡厅里看着老板把咖啡豆装进咖啡研磨机里慢慢搅碎,方雨转过头淡淡的笑了,说,听到沈城回来的消息,我一点都不意外,他回来和我有关系吗?

     

    方雨的朋友周笑笑说,小雨,我听说他现在还单身,你们当初分手,其实最大的问题是经济问题,现在沈城的条件比前几年好多了,他这次是专门回来找你的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找我?前几天我看到有个陌生人加我微信,我一看是沈城,就拉黑了。

     

    周笑笑说,从你和沈城分手后,那么多追求者,你也都没再找人了,我觉得你心里还是有他的,对不对?

     

    方雨说,笑笑,你难道还想让我吃回头草吗?

     

    周笑笑不说话了,她知道方雨的性格,宁折不弯,自己决定了的事情,绝对不会改变。

     

    沉默了一刻钟,周笑笑问方雨,小雨,你一个人的时候不孤单吗?

     

    孤单……

     

    方雨没再说话,她以前最怕孤单。沈城和她两个人在家的时候,她总要弄出一些声音来引起沈城的注意,或者有的没的总要说些什么,才能有存在感;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在家的时候,她会把音乐放最大声,然后跟着唱,这样可以制造出房间里有两个人的假象。

     

    想到这里,方雨笑了。也许是因为自己那个时候太小,心里很迷茫,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吧。

     

    方雨看着窗外匆匆忙忙的人,平静的说,笑笑,你看外边的人,你可知,原来我和沈城也是其中的一个。

     

    周笑笑说,小雨,你看到了别人,也就看到了你自己。

     

    从咖啡厅里出来的时候,外边下起了雨,方雨没带雨伞,只好折回去找店老板借,她是这里的常客。她拿着雨伞出来的时候,看到周笑笑已经上了男友的车,只打开3分之一车窗,周笑笑把头伸出来一点点,说,小雨,他来接我了,我先走了,如果沈城再联系我的话,我再告诉你。

     

    方雨点点头,看到车窗已经被全部关上,车子开走了。

     

    方雨抬头看着天空,她觉得雨不会太大,于是决定走一走。方雨看到街拐角有一对情侣,似乎在吵架。女人歇斯底里的喊着什么,都被雨声淹没了,而男人也在跟女人争辩着什么,但男人将伞都遮在女人的那边,自己的衣服全都被雨水打湿了。

     

    方雨举着伞,想起曾经的自己,也和沈城这样过吧,那似乎也是一个雨天。

     

     
     

     

    记得那天雨下的很大,方雨刚从外边回来,沈城正在打游戏,方雨一边脱已经湿了的鞋子和外套,一边让沈城给自己倒一杯热水。

     

    沈城说,桌上有水,你自己倒,没看我这儿忙着呢嘛。

     

    方雨把雨伞扔到一边,说,我很累,你不能体谅我一下吗?你为什么还在打游戏,不是说今天有面试的吗?为什么没去?

     

    沈城一边用力敲击着键盘,一边说,今天雨下的这么大,我打电话跟那边说过了,明天去面试。

     

    方雨不知道是怎么了,身体开始抖了起来,可能刚被雨淋到吧,但是方雨知道,她的心更冷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你能不能别玩儿游戏了,你已经在家里待了半个多月了,这是你第几次换工作了?就一点都不着急工作的问题吗?

     

    沈城看着电脑屏幕说,这不是有你嘛,还够这个月的生活费。

     

    方雨看着他们的”,一个白天还必须开着灯的地下室里,凌乱不堪的床和沙发,吃剩的半盒泡面,为了省钱买的二手电风扇歪歪斜斜的立在墙角,还有衣衫不整的沈城,她真的受够了。

     

    方雨上去把电源关掉,冲着面有怒色的沈城吼道,我告诉你,明天如果你还不能找到工作,就分手!!!!!

     

    沈城说,你干什么啊,你疯了吗?为什么不让我打游戏?你知道我有队友的,突然退出了,他们会骂我的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你少玩儿一次会死吗?会吗?你当初是怎么跟我说的,说要娶我,说要给我更好的生活,可是现在呢?你换工作比换衣服还勤,每天都有一万个理由不出去工作,太热,太累,加班时间长,你有没有想过我?我每天早出晚归,今天下雨,你都有理由不出去,那我呢?我为了什么?你知不知道,我认识的姐妹每天在网上买买买,我喜欢一支150块钱的唇膏好久了,我都不舍得,这就是你给我的生活吗?沈城?

     

    沈城一把将自己的键盘砸在地上,摔成两截,说,你们女人都是这么物质,这么势利,当初在一起的时候,不是说什么都不在乎的吗?不是说只要在一起就行吗?而且我每个月赚的钱都交给你了,你还想怎么样?

     

    方雨瞪大了眼睛,说,沈城,我不小了,我想嫁人了,我想有一个稳定的家,你没有让我看到一丝一毫的希望。

     

    沈城说,你今天情绪不好,我懒得跟你吵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遇到问题,你就会逃避,你还算男人吗?

     

    说完,方雨转身冲出了门外。

     

    沈城追了出来,将伞给方雨撑着,方雨用力地打沈城,沈城没有动,只是一直给方雨撑着伞。

     

    方雨打累了,沈城说,小雨,跟我回去吧,我马上就能找到工作了,我保证。唇膏你想买就买吧,这个月别攒买房的钱了,你想买什么都买吧。

     

    方雨哭了,她想起沈城曾经骑着自行车带着她穿过大街小巷,一起吃网络评分最高的小吃店,她想起沈城为了给她做夜宵烫伤的手指,她想起秋天的下午,落叶纷飞,在午后的阳光里,沈城弯腰蹲下为她系鞋带。方雨绝望自己被困在这些回忆里,狼狈不堪,沈城曾经的温柔就像一双无形的手,紧紧的抓住了她,把她又拖回了那个地下室里。

     

    方雨听到了汽车的鸣笛声在自己的背后响起,她回头发现,自己不知道在原地愣了多久,挡住了车的去路。她快走了几步把路让开,发现刚才街拐角吵架的那对情侣已经走了。

     

    雨快要停了,这时却起了风,方雨把外套的拉链又往上拉了一下,朝自己公寓方向走去。

     
     

     

    回到住所,方雨赶快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,然后换了一身干衣服,抱着热水靠着阳台坐在软垫上。她扫了自己住的房子一眼,虽然这个公寓平米不大,但却布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,靠近沙发的一侧墙被装修成了书架,上边放着她爱看的书。

     

    方雨把喝了一半的热水,放到阳台上,然后走到书架旁边,随便抽一本书,然后又坐回软垫上。她看到书上写着“郁郁涧底松,离离山上苗。以彼径寸茎,荫此百尺条。”这是左思的诗。她又想起,第一次知道这诗句,却不是在书里看到的,是沈城告诉她的。

     

    沈城自比左思,他对方雨说,小雨,你懂我的,我有才华,只是没有遇到伯乐而已,这个世界没有公平,但是我们可以去奋斗,创造我们想要的“公平”。

     

    想到这里方雨笑了,这是初来这座城市的时候,沈城在地下室里跟她说的。可不知道为什么,只过去了三四年,他就全然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。

     

    沈城在那次雨后,找到了工作,可在这座消费水平不低的城市里,两个人攒下来的钱,可能连一个厕所都买不到。

     

    方雨坐在床上算账,过了一会儿,方雨说,沈城,我算过了,这个月我们能省下来不少钱。加上这些钱,应该就有17万左右了。我打听过了,这个城市周边也有一些不错的房子,我们可以去看看,首付大概在40万左右。这样我们艰苦一点,然后让你家里和我家里各出10万,我跟我父母商量过了,他们愿意帮我。这样就基本解决了房子的问题,你觉得怎么样?

     

    沈城说,好,都听你的。

    听说沈城要买房子,沈城的父母来了。本来方雨想安排他们住酒店的,可沈城说,父母是自己人,住在家里就好。方雨只能答应下来。

     

    看到他们住的地下室,沈城的父母很满意。沈城母亲说,小雨,你们现在艰苦一点,攒了钱,以后就能过上好日子,现在像我们家城城这么出息的孩子可不多了,你可要照顾好他,啊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我知道了。

     

    晚上吃完饭,方雨在厨房里刷碗。听到沈城在跟爸妈谈那买房子的10万块钱。

     

    沈城母亲说,什么?要10万?你知不知道,在咱们村里,10万都能娶一个黄花大闺女了,现在这个小雨都跟你住在一起了,这不是咱们家人也是咱们家的人了,这10万我不出。再说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弟弟也该娶媳妇儿了,他没你有出息,在农村更得花钱。

     

    沈城说,妈,你说什么呢。人家跟我的时候,可是黄花大闺女啊。再说这10万不是给小雨家的彩礼钱,是我们一起买房的钱。她父母那边也出10万。

     

    沈城父亲说,孩子在城里也不容易,要不咱们回去借一借,给孩子凑凑吧。

     

    沈城母亲说,不行,别看咱们是农村人,也不能让人家用钱压住了。怎么?没有10万她还不嫁给我儿子了?我就不信了,她不嫁,她还能嫁给谁!哼。

     

    方雨实在听不下去了,她从厨房冲出来,看着沈城的父母,她很生气,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     

    沈城站起来说,方雨,你回卧室吧,我跟我父母说会儿话。

     

    方雨看着沈城说,厨房和卧室有什么区别吗?也不隔音,我不是聋子。

     

    沈城母亲说,小雨啊,别怪阿姨说话直。这在我们农村,10万块钱可以娶最好的姑娘,我们家沈城当年考上的也是重点大学,我们村儿里的独一个儿。要是他想说娶谁,绝对不可能要10万。而且我听说你们在大城市上班,每个月薪水也不少吧,现在不是都流行独立了嘛,也没有必要非得啃老吧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阿姨,那您也别怪我说话直。从我和沈城来到这里,没有住过环境好的房子,搬来搬去都是地下室,我们每个月的薪水是不低,但想要在大城市生存很难。这些年我们攒了一些钱,但是这些钱根本不够买房子的。如果说10万您拿不出来,多少也算帮我们一些。未来我们赚了钱,再还您。

     

    沈城母亲说,小姑娘,你这么说话,我可就不爱听了,你和我儿子加起来每个月怎么也得有2万多块钱吧,怎么来了5年多了,才攒了这么点钱,我听我儿子说,你们的钱都是你在管,这样吧,阿姨留下来跟你们一起住,帮你们管钱。这样你们也能尽快买上房子。

     

    方雨笑了,说,不论谁管钱,我们赚的钱都是有数的,不可能再多出钱来。我和沈城的年纪都不小了,我们买房子是为了结婚。

     

    沈城母亲说,怎么,不买房子就结不了婚了?我们那个年代,我跟沈城爹结婚的时候就没房子,现在不也过的好好的吗?你要是相中我儿子这个人的话,就结婚,如果是为了房子,我们家是农村的,你也知道,没这个经济实力。

     

    方雨还想要再说什么,沈城说,小雨,你别说了。妈,你也别说了。都早点休息吧,房子的事儿,回头再聊吧。

     

    方雨回到卧室的时候,听见沈城的母亲跟沈城说,傻儿子,你怎么能把你的钱都给她管呢?你现在还没跟她结婚,万一她拿着钱跑了怎么办?你一个月赚那么多钱,现在你们才攒了这么一点点,不是都让她胡花了?我可不是老糊涂。

     

    方雨早晨醒来的时候,可能是因为昨天争辩的缘故,头有点闷闷的疼。她想起今天公司里还有重要的事情,于是迅速的起床收拾。

     

    她走到洗手间,看到了沈城的母亲正在用自己的牙刷刷牙。

     

    方雨一把抢过沈城母亲用了一半的牙刷,大声的说,你怎么能用我的牙刷呢?

     

    沈城母亲说,一个牙刷,谁的不能用啊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那你怎么不用你儿子的牙刷!

     

    沈城母亲说,那就放在这里,我怎么知道哪个是我儿子的。不就一个牙刷嘛,你吼什么啊,城城啊,你看看小雨在吼我啊。

     

    方雨拿着牙刷指着沈城说,你妈妈用我的牙刷刷牙,恶不恶心啊。

     

    沈城说,方雨,你说谁恶心。这是我妈,用了你牙刷,你就这样,我还怎么指望以后你能和我一起给她养老啊。用过了,你就买支新的用不就行了嘛。至于这样大声吼我妈吗?

     

    方雨说,太过分了,沈城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。你母亲连最起码对我的尊重都没有,你看不出来,你瞎了吗?

     

    沈城说,方雨,我告诉你,我妈是长辈,说你几句怎么了?你赶紧向我妈道歉!

     

     
     

     

    方雨拿着自己的行李搬到了周笑笑家里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笑笑,这次麻烦你了,我找到新的地方住,就搬走。

     

    周笑笑说,小雨,你别这么说,你住多久都可以,但是,你真的不打算回去了吗?

     

    方雨说,恩,笑笑。你不知道,他家里人是怎么对我的,而且沈城根本就不可能会帮我。现在都已经这样了,那以后呢?我们的婚姻有未来吗?

     

    周笑笑看着方雨一边说,一边哭的样子,憔悴极了。

     

    周笑笑说,咱们什么都不说了。今天什么都不说,洗个热水澡,早点休息吧。

     

    方雨在周笑笑的家里住了一个多月,沈城没有发过一条短信,没有打过一个电话。方雨想,或许沈城还在等着自己跟他母亲道歉吧。想到这里方雨苦笑了起来。

     

    方雨从卫生间里出来,看到周笑笑买了几大包卫生巾回来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你怎么买这么多卫生巾啊,笑笑。

     

    周笑笑说,咱俩一起用呗,哎?对了,我记得你比我提前啊,我这都快要好了,你怎么……

     

    方雨没听完周笑笑的话,然后又冲进卫生间里,过了一会儿,周笑笑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了方雨的哭声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笑笑,我怀孕了,我怎么办?

     

    周笑笑说,小雨,这件事情,得和沈城商量。你明白吗?

     

    方雨说,好。

     

    方雨把沈城约在了一个咖啡厅,沈城见到方雨表情有点不自然。

     

    沈城说,你心情好了吗?心情好了,跟我回去吧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我怀孕了。

     

    沈城说,你说什么?

     

    方雨说,我怀孕了,现在有两个选择,第一,我们买房子,两家凑钱尽快结婚,把孩子生下来;第二,就是我把孩子打掉,你我再无瓜葛。你选吧。

     

    沈城说,小雨,你说的是真的吗?那我给我妈打电话说一下。

     

    过了五分钟,沈城坐到方雨对面,说,我妈说,你现在怀孕了,她更不想出钱了。要不这样,孩子先生下来,然后过几年咱们钱攒够了就买房,你看行吗?

     

    方雨笑了,说,我知道你会这样说的,所以我已经把孩子打掉了。

     

    沈城半天没说出话来,他似乎在消化方雨说的话,最后他冲着方雨吼道,你这个狠毒的女人,你怎么能把孩子打掉呢?那是我的孩子,你……

     

    方雨慢慢站起来,把自己的包从座位上拿起来,在里边拿出了一张银行卡,递给沈城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这是这些年我们攒钱的时候,你给我的钱,除了我们的日常开销,你的那部分我都存到这张卡上了,密码在卡的后边写着,你拿好,别再联系我。

     

    方雨见过沈城后,周笑笑就陪着她把孩子打掉了。方雨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养这个孩子,不想让他来到这个世界跟她一起受罪,有什么痛苦让她一个人承受好了。

     

     
     

     

    方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靠着阳台睡着了,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了。看着黑漆漆的房间,她觉得自己并不孤独,而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宁静。

     

    方雨起身开灯,看到自己的手机上,有十多个未接来电,都是周笑笑打来的。

     

    方雨回拨过去,说,笑笑,找我什么事情。

     

    周笑笑说,姑奶奶,你再不接电话,我就要报警了。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啊。

     

    方雨笑了说,我现在不是好好的跟你说话呢嘛。

     

    周笑笑说,沈城联系我了,说想约你出来谈谈。

     

    方雨说,不用了,你就告诉他,我是好马,不会回头了。

     

    方雨明白,她并非生来喜欢孤独,但如果让沈城和孤独之间选一个,还是会选择孤独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因为孤独让她不再把生活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,比如自己曾经对沈城的失望;孤独让她有时间去想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,她知道自己和沈城分开不是因为经济问题;孤独让她知道想要消除孤独最好的办法是去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,这样她就不会再去纠结过去的对错。

     

    想到这里,方雨立在窗前,看着这座城市灯火通明的夜晚,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