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影随形

影子是一个会撒谎的精灵,它在虚空中流浪和等待被发现之间;在存在与不存在之间....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全部作品 >

小说连载《培训经理》第26章:无事生非

发布时间:2017-11-14 11:05编辑:大神浏览(66)

    第二十六章  无事生非

    十一月的第一周过完,立冬之日,粤富石油人力资源部的三路校招人马前后回到了花城。

    尽管因为校招风波暂停了一个礼拜,人力资源部最终还是顺利地完成了校招任务:总共有62名经过面试筛选的毕业生与粤富石油、学校签订了三方协议。

    周一,人力资源部召开了校招总结大会。三路人马中苏芩组校招的成绩最佳,超额完成目标,因此得到了陶彧部长的公开肯定和表扬。接着,郝长春副部长就本次校招的得失做了全面的总结和回顾,布置了后续任务,校招工作暂时告一段落。

     

     


    “这次校招时间太过紧张,到了古城,都没有让你回家一趟。”苏芩将茶水递给柯锋,略带遗憾地讲道。

    “部长,说实话,这次校招这么大的压力,即使你给我放假,恐怕我也没有心思回家。”柯锋笑着回道。

    柯锋老家在古城下辖的一个偏远县城里,距离古城有60公里的路程,说近不近,说远不远。由于这次校招事关重大,容不得丝毫的大意和闪失,柯锋也就只是通过电话跟家里报了平安,也算是体验了一回路过家门而不入吧。

    “部长,江城的事情,怎么处理?”聊了几句家常,柯锋将话题转到了工作上。

    “你的意见呢?”苏芩没有直接表态,而是询问柯锋的想法。

    “杀一儆百。”柯锋咬着牙说道,到现在一想起江城的事情,柯锋依旧义愤填膺,愤愤难平。

    十月份,柯锋在江城分公司的检查中发现,江城2010年做的12个培训项目,有9个培训记录是假的,目的就是为了套取培训费用。如此明目张胆、胆大妄为的行径,不加以整治,粤富石油的培训落实就是句空话。

    “怎么个杀一儆百法?”苏芩笑了笑,追问了一句。

    “我建议对江城分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相关人等进行处分,在全公司进行通报。”柯锋说道。关于如何处理江城的事情,柯锋也是斟酌再三,最后还是觉得要处理就得下杀手,杀到痛才行。如果只是隔靴搔痒,那还不如不做。

    “不,这样不行。”苏芩听到柯锋的意见,眉头微皱,摇了摇头。

    “不行?”柯锋眉毛上扬,他没想到苏芩会反对,直接问道:“部长,为何不行?”


    苏芩略做沉思,伸出右手比了两根手指,“其一,从权限上来讲,分公司人力资源部的管理是属地管理,我们只是虚线领导;其二,从工作方式上来讲,你这样做等于是把自己直接摆在了江城分公司的对立面,会招人记恨的。”

    国有企业生存法则之一就是多交朋友,少树敌人,这是苏芩多年从事工作的切实体会和经验。

     

     


    “既然做这份工作,就不怕遭人记恨。”柯锋梗着脖子回道。他之前做油站经理时,因为查到员工舞弊的事情,曾经一次性开除过7、8个员工。在被开除员工中,有人甚至放话要柯锋付出血的代价,柯锋都未曾畏惧过,何况是现在。

    “先喝茶。”苏芩用手指了指柯锋放在茶几上的茶杯。柯锋这种肯担责、敢担当的精神还是挺令苏芩欣赏的。但作为领导,苏芩不仅要下属勇往直前,冲锋陷阵;更要尽可能地为下属提供指导和保护,无谓的招惹是非实在没有必要。

    柯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清茶,心情渐渐平复,惭愧和懊恼却泛上了心头:自己一讲起事情,就热血上涌,没大没小了。这也就是在苏芩这里,换成其他心眼小的领导,恐怕早把自己踢出门去了。

    “你刚才说自己不怕遭人记恨,难道部里会怕?是陶彧部长会怕?还是我会怕?”苏芩见柯锋脸色恢复正常,笑着问道。

    “这。。。”柯锋一时语塞,他清楚两位部长都不是怕事的人,特别是陶彧部长,一向以杀伐果断出名,苏芩既然这样讲,必定有自己的考虑。柯锋只能红着脸问道:“那部长的意思是?”

    “你把事情经过写个详细的报告,我找陶彧部长批复,让江城分公司自己处理。”苏芩给出了建议。

    “自己处理?”柯锋一愣,“他们不处理怎么办?”

    “不处理?”苏芩眼角含笑的看着柯锋,“你认为如果陶彧部长做了批示,他们会不处理?”

    柯锋心里一动,是啊,如果陶彧部长有批示,江城分公司的总经理朱承业自然不能置之不理。虽说朱承业是一方诸侯,主管着整个粤富石油在江城的业务,但从行政级 别上来讲,朱承业仅仅是正科,与陶彧的正处级还差了2个级别,何况陶彧还兼任着粤富石油党委组织部部长,掌管着所有中层干部的升职晋升,仕途命运。

    “可是,”柯锋还是有些迟疑和犹豫,“要是他们随便处理一下,怎么办?”

    苏芩摇了摇头,她相信朱承业舍车保帅的觉悟还是有的。“他们的处理意见要报人力资源部审核,然后执行。要是忽悠对付,就别怪我们先礼后兵了。”一向优雅温和的苏芩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。

     

     


    “好主意啊,还是部长想的周到。”听完苏芩的想法,柯锋心服口服。江城分公司如果处理的好也就罢了,如果藏着掖着,故意包庇的话,那苏芩自然不会置之不理,到时候再由人力资源部出面进行处理,不仅有回旋的余地,而且更加合情合理。

    直接把处置的烫手山芋扔回给江城分公司,人力资源部只是对处置的结果做评判就可以了,这招实在高明!

    柯锋兴奋之余,心中不禁暗叹,自己在复杂问题的处理上还是经验太少,方式过于粗暴直接了,以后还是得虚心向苏芩和陶彧部长学习。

    “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拍马屁了?”苏芩笑道,“不过我们不能光治标,还得治本。江城的事情应该不是个例,这说明我们现有的培训管理制度还存在着很大的问题和缺陷。你辛苦下,把之前未调研检查的分公司再跑一遍,根据调研情况把制度健全和完善起来。”

    柯锋答应一声,补充道,“部长,我觉得这次下去调研,还可以看看那些分公司做的不错,我们可以树立几个典型,不在全公司通报做的差的,但是应该要表扬做的好的。”

    “标本兼治,恩威并施,你这个建议不错。”苏芩赞赏一句,接着问道:“你这下去调研第一站准备去哪?还是鹏城吗?”

    “我想先去看看其他地方,鹏城比较近,就留在最后吧。”柯锋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把鹏城的调研放到了最后。

    到鹏城,必然要见何安琪,在柯锋有些问题还没有想清楚之前,他觉得两人的关系还是应该先放一放。

    一周前,西大校园操场,当方怡趴在柯锋的肩头停止抽泣以后。柯锋伸出手臂,轻轻的抱了一下方怡,这是整晚柯锋唯一主动的表现。

    方怡感受到了柯锋的动作,内心升起一阵温暖和甜蜜,心脏狂跳。可这惊喜持续了没有几秒,她就感到柯锋握着自己的肩膀,把自己从他怀中轻轻推了出来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月光下,方怡梨花带雨,惹人爱怜。

     

    看着方怡一泓清水的双眼,一瞬间柯锋真有一种冲动:答应方怡,从粤富石油辞职,回到古城,和她重新开始。

    可一想到当初方家的态度,方怡父亲方建国的居高临下,方怡毕业分手时的无情和决绝,柯锋头脑逐渐清醒过来。经过这么多年情感的折磨,柯锋在感情上也渐渐趋于成熟。他看着方怡如水的大眼睛,缓缓讲道:“方怡,这个事情请给我点时间,我需要考虑一下。”

    给时间考虑,就是没有明确拒绝。对于这个答案,方怡虽然心有不甘,但还是可以勉强接受。她拿起柯锋刚才递给自己的纸巾,轻轻擦拭完脸上的泪水,露出了明艳动人的笑容。

    校招之后,柯锋再次踏上了出差调研的行程,按照苏芩的要求,这一次他不再是匆匆忙忙,走马观花。每到一个分公司,柯锋都认真的查阅分公司的培训资料,不仅与分公司的培训管理人员做了深入的交流,还找机会对于分公司的领导班子做了深度访谈,甚至直接参与了两场分公司组织的新员工培训,近距离的协助和指导了分公司的培训组织。

     

    在忙忙碌碌、马不停蹄的出差行程中,转眼间十一月就接近尾声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在柯锋调研完几乎所有的分公司,准备到达最后一站——鹏城的前一天,一个不速之客又堵在了何安琪公司的门口。

     

    蒋鹏戴着金丝眼镜,穿着一身深紫色的西装,正温声细语的和智传企业管理咨询公司的前台小梅闲聊着,前一段时间因为校招风波而出现的萎靡和颓废感,早已一扫而空。

    何安琪接到蒋鹏的电话时,有意避开,不想蒋鹏已经通过小梅知道自己就在办公室,还声称如果不见他,就会一直等下去。

     

    “蒋鹏,你好,找我有事?”何安琪走向两人,客气而礼貌的问道。

    蒋鹏转头,见何安琪清澈明亮的瞳孔正看着自己,白皙无瑕的脖子透出淡淡红粉,秀气中带着丝丝冷漠。何安琪今天穿着一件点缀着蓝色星月的休闲白衬衣,衬衣的下摆被束在牛仔长裤中,衬托出亭亭玉立的高挑身材。
     
    一个多月未见,何安琪的美丽让蒋鹏再一次心肝打颤。

    太美了!蒋鹏心里赞叹一句,同时对那几个和柯锋一同去招聘的同事一阵鄙视。校招回来,那几个衰人天天说在古城遇到约柯锋的女孩漂亮至极,惊为天人。

    哼,要是他们见到何安琪,准会把眼珠子都惊得掉下来。

    蒋鹏心里刚刚得意了两秒,忽然想到无论是古城约柯锋的女孩,还是眼前的何安琪,喜欢的却都是柯锋,跟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,妒火就一下子从脚底烧到了头顶。

     

     


    妈的,好白菜都被猪拱了,也不知道这些美女为啥都看上了柯锋!蒋鹏一边在心里骂道,一边堆起笑容,热情的和何安琪打着招呼,“安琪,好久未见,今天刚好在鹏城出差,所以到你这里来讨一杯热茶,欢迎吗?”

    何安琪本想说不欢迎难道你会走吗?可碍于情面,还是点了点头。既然蒋鹏话都说出来了,她也实在不好意思当面扫了他的面子。何况平心而论,自从第一次认识以 来,蒋鹏对自己还是非常不错的,平时各种短信温暖关怀,节假日更少不了礼品赠送,虽然东西最后都被自己退了回去,但心意何安琪多少还是领了些。

    在何安琪的陪同下,蒋鹏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参观了一趟智传企业管理咨询公司,了解了智传的各种咨询培训产品。了解愈深入,蒋鹏心里愈气恼,暗叹如果自己是培训主管,岂不可以顺水推舟的采购一些智传的项目,这样自己成了智传的大客户,何安琪怎么着也得对自己感恩戴德、恭敬有加吧。

    意淫解决不了实际问题,好在蒋鹏的时间算的不差,在智传溜达了一圈,喝了口热茶后,这时间就到了晚饭饭点。

    “安琪,晚上请你吃晚餐,喜欢中餐还是西餐?”蒋鹏笑着问道。

    西餐,何安琪的答案几乎脱口而出,随即意识到了蒋鹏这话中的陷阱,他根本没问你是否有约,而是直接假定了你会与他共进晚餐,所以无论回答中餐还是西餐,都表示同意了他的邀请。

    何安琪对蒋鹏的这一丝小聪明有点不屑,她本想直接回复晚餐已经有约了,忽然想到柯锋这一段时间行为的异常。蒋鹏虽然与柯锋不太对付,可他两个毕竟是在同一部门,或许可以通过蒋鹏了解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信息。这么一想,何安琪到嘴边拒绝的话就变成了“中餐。”

     

     


    科拓大厦3楼粤海酒家,何安琪和蒋鹏坐在了第一次吃饭的位置上。按照计划,蒋鹏本想邀请何安琪去鹏城非常有名的四海一家,结果何安琪推脱太远不方便,就在3 楼定了位置。当然,蒋鹏不知道的是,何安琪与柯锋吃饭,每次都选的是非常有情调和味道的地方。而和自己,来来回回都是智传招待客户的粤海酒家。

    点了海鲜,蒋鹏本想要支红酒,被何安琪挡住了。何安琪指了指杯中的大麦茶,“我不会喝酒,会过敏,茶水就好。”

    蒋鹏只得辜辜的把酒单收了起来,少了红酒,这晚餐的情调和氛围就差了好多。两人礼貌而客气的用着餐,闲聊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。

    “听柯锋说,你们去校招了,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?”何安琪用餐用到一半,貌似随意的问了蒋鹏一句,把话题引向了自己想了解的信息上来。

    自从柯锋被临时调派去参加校招以后,何安琪明显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变的疏远了,这其中究竟是何缘由,何安琪想通过蒋鹏一探究竟。

    听到何安琪的这个问题,蒋鹏一愣,莫非柯锋已经把自己校招的糗事给何安琪讲了?

    落井下石!蒋鹏暗骂一句,怒火在胸中开始翻腾,表面却故作镇静的讲道:“没什么好玩的事情啊,难道你听说了什么?”

    何安琪摇了摇头,要是她真听说了什么,就不会有今晚和蒋鹏的聚餐了。

    蒋鹏盯着何安琪清澈明亮的眼睛,确信何安琪没有撒谎。那么自己校招的糗事何安琪应该是不知道了,那她问这个问题用意何在呢?难道是?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想到这里,蒋鹏心里一阵狂喜,求之不得啊,这正是他此次来鹏城的目的,没想到何安琪竟主动开了口。

     

    “校招嘛,无非就是多跑几个地方,远一点,累一点而已。今年我和柯锋都是头一次去,辛苦是自然的。”蒋鹏随意的扯了一些校招的事情,在进入正题之前,他铺垫的话先讲了一大箩筐,这样何安琪就不会怀疑自己是有意为之,无事生非了。

    “哦。”何安琪点了点头,追问道:“你也去校招了?和柯锋去的同一个地方吗?”


    在和柯锋的交流中,柯锋甚少提到蒋鹏,因此何安琪是今晚才知道原来蒋鹏也参加了校招。

    “不在同一个地方。”蒋鹏顿了顿,用手扶了扶金边眼镜,忽然迟疑道:“不过柯锋招聘的那一组,有件事情倒是传的挺开的。”

    “什么事情?”听到与柯锋有关,何安琪的神色一下紧张起来。

    “不太好讲,其实大家都是猜测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”蒋鹏晃了晃脑袋,犹豫道:“算了,还是不讲的好。”

    “到底什么事情?你不讲我走了。”何安琪秀眉微蹙,站起身来作势离开。

     

     


    “别啊。”蒋鹏没想到何安琪的性格还挺倔强的,他拉着何安琪坐回到椅子上,确认道,“你真的想听?”

    “嗯。”何安琪重重点了点头。

    “就是。。。去古城招聘的时候,有个穿风衣的女孩。。。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,这个是他们说的,去找柯锋了。据说。。。”蒋鹏看着何安琪的表情,断断续续的讲道。

    “据说什么?”何安琪已经没有耐心了,看蒋鹏的神态,她冥冥中感到最近柯锋的举止异常,一定是跟这个风衣女孩有关。

    “据说,这女孩是柯锋的前女友。”蒋鹏最终完整地道出了自己压在心底,今天晚上一直想讲的信息。

    听到“前女友”三字,何安琪一瞬间脸色煞白,一颗心直直地往下坠去。